第1章 绑匪先生

第一章 绑匪先生

乌兰乌德,第九商业大区,白熊酒吧。

这里是整个西伯利亚区域最为著名的军事酒吧,酒吧的老板是一名退役的将军,在这里出入的人,几乎全部都是退役或者在职的军人,其中不乏有诸多来自那些番号神秘的军团,在这里,所有与军事有关的信息都是最新最全的,而今天,这里更是人声鼎沸,酒吧中间的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着这些人的最爱——第九届全球军事联盟特种作战争霸赛。

“猜猜今年的单兵之王是哪个?

“还能是哪个,除了那些变态,你觉得其他人有机会称王吗?”

“没错,别说是单兵之王,恐怕就连终极特战小队也是那些混蛋的囊中之物。”

“但愿会有黑马出现吧,那些变态已经整整称霸争霸赛八年了。”

“黑马?谈何容易?你难道不知道自从那个老东西把T-1的人系数干掉之后,就没什么人能与那些混蛋抗衡了?”

“是啊,如果T-1的人还活着,我估计这比赛就有些看头了。”

酒吧里的人三三两两的聊着,视线几乎都死死钉在大屏幕上,因为,时间到了宣布争霸赛单兵之王与终极特战小队这两项最重量级的荣誉的时候了!

“获得本届全球军事联盟特种作战争霸赛,单兵之王称号的是...TD336!!

获得本届全球军事联盟特种作战终极特战小队称号的是...T-6!”

………..

“轰...吼...!!!”

………

“狗屎!果然又是这群怪物!!”

“TD军团...算上这次,应该是第六个人得到这个荣誉了吧?”

………..

“恩,除了连续三届的单兵之王TD939之外,这几年每年的单兵之王都是来自于那群怪物。”

酒吧内,靠近窗户的角落里,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刀削斧凿的面孔毫无表情,手里,捏着一个银白色的军用酒壶,酒壶上刻着一只三目的狼头,当他的视线落在大屏幕上那个刺眼的代号“TD336”的时候,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衣领拉了一下,仰头喝下一口火辣的烈酒,盯着那代号的双眼里浮起了一层冰冷的杀意,嘴角,不屑的弧度缓缓翘起。

“没想到,一条漏网之鱼,今天却登上了全球军人毕生都在追求的最高荣誉...‘单兵之王'这个头衔...似乎是越来越不值钱了!”楚岩接过灌满酒的酒壶,心中嘀咕一句便起身离开了这里“也许,以后都没有机会再来这里了。”

中国,南山市,山南机场,晚上十点四十分。

楚岩双手插在兜里,慢悠悠的走到了机场出口,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并不新鲜的空气,之后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夹杂着解脱般的笑意。

“银棕榈咖啡厅。”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出了目的地,楚岩便不在理会车外的景色,从怀里取出了一叠有些破旧的照片,仔细的看了起来。

“十多年的时间,也不知道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将照片上的人深深印在脑子里之后,将照片放回了兜里,留下了夹在照片内的一张黑色的卡片,卡片上只有一个手写体的英文字“M”,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但愿这东西有用。”嘀咕了一句,楚岩将卡片随手扔进了兜里,之后开始漫不经心的欣赏着南山市的夜色。

出租车司机似乎也是个不善言语的人,默默的开着车,在车流里规规矩矩的行驶着,直到银棕榈那三个字出现在楚岩的视线中。

下了车,站在银棕榈咖啡厅的门口,楚岩的眼神在四周迅速的游走了一圈,之后忽然一笑,摇摇头迈开步子走进了银棕榈咖啡厅。

咖啡厅的格调很大气,主题的香槟色调让咖啡厅里的气氛很是有着一股淡淡的爵士味道,演绎台上的一只爵士乐队正在投入的演奏着背景音乐,除了音乐,偶尔还能听到几声低低的笑声,这里,无疑是一处闹市中的幽境。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门口,一个身着白色制服的服务生面带笑容的迎了上来,声音很轻,脸上的笑很职业。

“就我自己。”楚岩本来想直接道出此行的目的,但却临时改变了主意,也许先了解一下自己将要接触的人和环境也不错,于是便点头答道。

“先生这边请。”楚岩跟着服务生来到了一个双人的卡座,点了一份简餐外加一杯蓝山咖啡,刚才在飞机上没吃东西,正好肚子有些饿。

点完餐品的楚岩看着窗外的夜色,心中感慨颇多,往日的一幕一幕也都闪现在眼前,一想到那些兄弟,楚岩的心头就热乎乎的,同时,也想起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请您稍等。”服务生转身离去,坐在舒服的沙发上楚岩将兜里的一叠照片再度取了出来,盯着照片上的人细细观察起来“十三年前,这小丫头才六岁多一点,骨骼、肌肉都处于发育期的高峰,真不知道现在会变成什么样。”

楚岩手里的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丫头,胖嘟嘟的脸蛋,一双大眼睛又黑又圆,两只露在外面的胳膊个玉藕一样,脚下穿着一双可爱的粉色凉鞋,在这张照片的背后,写着两个字“然然。”而照片的左下角,正反两面各有一个血红色的拇指印,不但这张有,其他的照片上或多或少都染上了红色的印迹,没有人知道,这叠照片对楚岩有着怎样的意义。

“小涵,长的还挺帅气,这张照片拍摄的时候她应该是十五岁,基本容貌应该已经定型,相信我见到她的时候一定会认出她。”每拿起一张照片,楚岩的嘴里都会低声自语一番,同时脸上也会浮起淡淡的笑意,那笑意完全发自心底,充满了阳光。

片刻之后,服务生端着楚岩点的东西走了过来,眼神在楚岩手里的照片上扫了一眼,放下东西匆匆离去,而楚岩则是将照片收好,之后埋头吃了起来。

三楼,总经理办公室。

莫夕瑶半靠在舒服的皮椅上,手里端着一杯玫瑰色的红酒,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瀑布一般洒在胸前,更有些许青丝深深的陷在那两座雪白的高地之中,在她对面,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紧身皮裤的女人,女人手里,也端着一杯红酒。

“彩妮,你这次回来,不是就为了喝我这瓶珍藏的红酒吧?”莫夕瑶说着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笑靥如花。

“也是,也不是,最主要是想你了,所以回国来看你,顺便抓几个毛贼。”万彩妮的回答让莫夕瑶笑了出来,这小妮子在自己面前就是嘴甜。

“嘴甜。”莫夕瑶说着端着酒杯从椅子上站起来,刚走到那宽敞的落地窗边,办公室的门便响了起来。

“进来。”放下酒杯,莫夕瑶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一名服务生推门走了进来。

“缇娜,什么事?”莫夕瑶看着进来的女服务生,女服务生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紧张中带着兴奋,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总,我...我好像发现通缉犯了?”缇娜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面色紧张的说了一句。

“什么通缉犯?在哪?”莫夕瑶没等说话,坐在一边的万彩妮却是蹭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抬手就从自己的腰后扯出一把大号的银色手枪,吓得缇娜当时脸色就一白,差一点晕过去。

“彩妮,你能不能不这么火爆?缇娜,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听到女服务生的话莫夕瑶也是一惊,因为最近一个月时间里,南山市已经出现了三起绑架案,而且绑匪在拿到赎金之后都选择了撕票,这几起绑架案现在正是南山市局重案组挂牌突击的案子,更是发出了悬赏,对提供准确线索的人有着不菲数额的奖金。

“哦...是,是这样,咱们店里来了一个男客人,我把他安排到一个九号双人卡座之后就去端他点的餐品,当我端过去的时候发现他拿着一叠照片在那里嘀嘀咕咕的,照片上都是些小女孩,而且...而且照片上...还都带着血迹,看那样子...似乎...是在选择目标,所以我没敢打草惊蛇,就来告诉您了。”万彩妮把枪收起来之后,缇娜的脸色才好了一些,整理了下思路将自己见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什么?九号卡座是吗?”万彩妮一把扯过女服务生的胳膊,确认了地点转身便冲出了办公室,而莫夕瑶心中也是一惊,略加思索之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黄组,你们找的绑匪,可能在我这里。”

通完电话,莫夕瑶也急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楚岩很快便消灭了自己点的餐品,坐在沙发上惬意的喝着咖啡,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声,整个人的精神都放松了下来。

然而,就在楚岩刚刚放松的时候,身后一阵香风飘来,接着一个性感到爆棚的女人手里拎着一只大号*站在了他面前,空中,刺耳的警笛声也由远至近飘过来。

“你好啊,绑匪先生!”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b5.io/xs-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