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千年之绿

我的手刚握住长刀,就觉得眼前一黑,我还以为是失血过多造成的,但随即发觉是压在洞口的观音藤落了下来,树洞里再没半分光亮,这时老羊皮和丁思甜都象是突然泄了气的皮球,萎顿在地一动不动,我赶紧和胖子打声招呼,让他摸到火柴烧件衣服照亮,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两只老黄皮子怎么就不见了?

胖子点燃了一件俄国人的衣服,烟熏火燎中把树洞再次照亮,只见洞内被鲜血溅得点点斑斑,老羊皮和丁思甜都横卧在地,上方的观音藤将两只黄皮子血淋淋地卡在树洞口,可能是这对黄皮子惧怕康熙宝刀的煞气,长刀被神智清醒的人一握,它们先自慌了三分,加上我已看出黄皮子扰乱人心的鬼眼,是随着光线的变化而由强到弱,它们更沉不住气了,打算从观音藤的缝隙中先逃出去、想不到观音藤被它们一拽,藤上的硬刺刚好将其卡在洞口,刺得全身体无完肤,虽是一时未死,却也是遍体鳞伤,鲜血把全身的白毛都染红了。

我看明根苗,心想这黄皮子毕竟是扁毛畜牲,得势之时猖枉以极,一旦被人识破鬼域使俩,便恢复了黄鼠狼的本性,立刻奔蹿逃命,其实我们当时完全处在下风,黄皮子若是能再把刚才的局面僵持一时半刻,还未知鹿死谁手。

胖子的脖子被老羊皮连皮带肉咬下一块,流了不少血,他也不去理会伤口大小,只是疼得他暴跳如雷,憋了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发泄,见那两只黄皮子卡在树洞口,立刻过去扯下一只,那黄皮子被观音藤扎得半死,这时被人捉住丝毫反抗不得,胖子一手揪住黄皮子的小脑袋瓜,一手攥住它的身体,双手交叉着往两边反复扭了几圈,喀吱吱几声骨髓断裂的清脆响声,那只老黄皮子的脑袋就被胖子从胖子上硬生生扭了下来。

胖子还觉得不解恨,扔掉黄皮子的尸体在上面跺了两脚,又捉住剩下的那只,按在康熙宝刀的刀锋上狠狠一拖,将它从中间活活割成了两半。

树洞里满地都是鲜血,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黄皮子的血了,我见终于宰了这两只如鬼似魁地老黄皮子,身上如释重负,支撑精神的求生**彻底瓦解。胳膊腿都象灌满了铅,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一动也不想再动,头脑中昏昏沉沉的阵阵发涨,盼望着能立刻倒在地上睡去,但我知道这还远远没到松懈的时候,现在要是昏过去了,没止血的伤口流血不止,就足能要了人命。

我和胖子没敢怠慢,也顾不上死里逃生的庆幸,赶紧看了看老羊皮和和丁思甜的伤势,丁思甜脸上暗青之色凝结,情况十分危险,而老羊皮似乎在刚才和胖子的剧斗中伤了内脏,口角鼻孔都在流血,我们人来没有就会过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着手,心中都很慌乱,商量了几句,没有太好的办法可想,我跟胖子说:“必须想办法尽快找些枯的化香草来生火,先处理外伤,用草灰止血。”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b5.io/xs-169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