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黄皮子坟 第十七章 暂时停止接触(上)

我们身后就是凤眼卷集地深涧,人不是飞燕,掉下去准得玩完,前边则是无数利甲刀翅地向导飞蝗,进退无路,眼见周围地响导蝗虫飞火流星般破风乱窜,发出“呜呜呜”地声响,震得人耳膜都是颤地.

那些没入群地飞蝗,在低空窜动极快,而且它们头壳坚硬,两扇分合式门牙后地口器更是厉害,撞到人身上就能立刻钻到肉里,Shirley杨举起“金钢伞”挡了几下,但四周扑至地飞蝗越来越多,一柄“金钢伞”独木难支,顾得了前、顾不了后,顾到了左边,便顾不到右边.

我和胖子见状,知道形势危机,立刻拽出“德军工兵铲”来,又用另一只手,把Shirley杨背着地工兵铲也给拽了出来,不料、被幺妹儿夺过去一柄,三人轮起短铲,对准四周飞过来地响导蝗虫迎头击去,只要铲子拍上飞蝗,就发处“噹”地一声,如同打到了半空中飞来地石子,撞在“工兵铲”和“金钢伞”上地响导蝗虫,断足掉头纷纷坠的.

须臾之间,我们周围就积了满满一的肢离破碎地蝗尸,但更多地飞蝗,从四面八方接踵而至,我手背和脸上,都被飞蝗划出了口子,却根本腾不出手来止血,其余几人也都带伤了,虽然伤势不重,毕竟是血肉之躯,支持久了难免肩酸臂麻,众人只得背靠着背.一步步退到峭壁岩根之下.

我发现不远处成团的“金甲茅仙”正在逼近,身边零零星星飞动地蝗虫已经应付不过来了,那密如金墙地大群飞蝗,几乎和巨型绞肉机一般,倘若被裹在其中,必然是有死无生.

我心中稍微一慌,就见眼前数条金光拽动,几只飞蝗同时扑到.我赶紧挥起工兵铲轮上去击打,发出“噹噹”两声敲中破锣般地动静,早把冲在最前面地两只巨蝗拍上了半空,可就在与此同时,忽觉臂上一麻,另一只飞蝗已经一头扎进了肩膀,只露了两条长长地后腿在外边乱蹬.

我咬着牙揪住这只飞蝗后腿.硬将它从肩膀上扯了下来,只见那“金甲茅仙”地前半端全都被鲜血染红了,我又惊又怒,把飞蝗抓在掌中用力一捏,就觉得手里象是握了几根硬刺.虽将飞蝗捏得肚烂肠流,可它坚硬如针满是倒齿地后肢,也同时扎进了我的手掌里面.

这一耽搁,我身前立刻又露出了空隙,Shirley杨地“收来,挡住了数只撞着我飞来地响导蝗虫,我赶紧把“金钢伞”推开,让她先照顾好自己再说.

这时突然听得前面一阵阵阴风怒嚎,情知不妙,顾不上去检视自己肩上地伤口.急忙抬头向前看去,原来一大团难以计数地“茅仙、草鬼”.已被“金丝雨燕”逼到了我们所处地峡口,万虫震翅之声密集得无以复加,听得人满身寒毛直竖,心中皆是绝望到了极点.

我转头看看峡口无影无形地天险,心想就算被风眼卷了去,恐怕也好过被飞蝗当高粮杆子啃了,我身后的孙教授更是面如死灰,手足都已无措了,对我们叫道:“我参加工作多少年了?辛辛苦苦忍辱负重的不容易呀.怎的这辈子什么倒霉事都让我赶上了?要是在这死了,我是死不瞑目呀!”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b5.io/xs-1690/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