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金甲茅仙 本物天下霸唱

足底那无数的金丝雨燕,就好比是一团团黑色的棉絮,似有若无,周围的乱流一阵紧似一阵,好像随时都会将人卷上半空,身上衣服呼猎猎地作响,身临其境才算知道,踏上这座仙桥,实际并非是踩着燕过去,而是利用大群金丝雨燕堵住风眼的时机,凭借燕桥上空抽*动的乱流半凌空地飞过去,脚下的雨燕仅仅只承受十之二三的重量,古人喻险是“关山渡若飞”,凭你虎力熊心、包天的胆色,到此上下不着的吓魂台前,也多半一发地废去了

幸好金丝雨燕太多,把半空的风眼挡得严严密密,我们四人互相拉扯着,凭借自重,还可以在风勉强行走几步,但身涉奇险,魂魄皆似随风飘飞,肝胆都被寒透了,在相对论的作用下,这短短的几步距离,竟显得格外漫长。

我牙关打颤,总算是亲身领教“吓魂台”是什么感觉了,并且发誓这辈不走第二回了,此刻却只好硬着头皮向前,紧紧跟住前边的胖。眼看快要到龙门前的石瀑布了,忽然间,脚下一股巨力直向上冲,数万金丝雨燕终于挣脱了乱流的束缚,燕啼声,飞燕们好似一股黑烟般涌向空。.

我暗道一声“不好,这桥散了”,赶紧用手遮住脸部,以防被漫天乱飞的“云里钻”将眼镜撞瞎了,只觉得天旋地转,恍如身坠云端,被底下涌出的燕群托在半空,但这只不过是连眨眼工夫都不到的一刹那,金丝雨燕们一离“风眼”,便即翩迁飞舞着倏然四散,那燕阵再也承不住人体的重量,使我们从半空里“漏”了下去。:金丝雨燕组成的“无影仙桥”说散就散,维持的时间极短。那群雨燕在半空盘旋一阵,顷刻间便已挣脱了山间乱流,借着风势向四处飞散开来,我们被数以万计的金丝雨燕往上一冲,如同被一团团棉花套撞击,在空划了个抛物线,直从燕阵坠向“龙门”。我忽觉身体下落,自付此番定要摔成肉饼了,急忙睁眼一看,原来刚才一阵疾行,众人已经十分接近峡口了,又被雨燕向前凌空一托,竟是掠过了漆黑的深涧,在半空里斜斜地坠向刻有“吓魂”两个古篆的石台

那迷乱无形的风眼只存在于峡谷之处,到得峡口已自减弱了许多,但山风虽是无形,却似有质,消去了从十几米高处摔落的力道,我只觉眼前一花,肩膀吃疼,身已然着地,跌了个瞠目结舌,连东南西北上下左右也多不认得了。

我还没来得及庆幸过了“无影仙桥”,就发觉身下边凉嗖嗖滑溜溜,正好是落在了化石瀑布溜光的表面。这地方滑不留手,没有凹凸的缝隙可以着力,石瀑上边又是镜面般的弧形,哪里停得住人,立刻不由自主地向下滑去。+

我心知不好,赶紧就地趴卧,身上再也不敢发力,张开手掌去按石瀑表面,此刻手心里全是冷汗,汗津津的手掌心却是增加了摩擦力,立刻将下滑的速度止住,倘若再向下半米,石瀑的形状就是急转直下,除非手心里生有壁虎守宫掌上的吸盘,否则不时跌入深涧,也会被乱流卷入风眼。枕寒流手打。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b5.io/xs-1690/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