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南海归墟 第三十一章 群鲨

如果船只遇到海难,在不得不下令弃船之后,唯一有权利留在船上的只有船长一人,他有权利选择和他的船同生共死。以往听到那些关于幽灵船的传闻,也大多是船长死后不肯离开他视为生命的船,时隔多年他的亡魂依旧留在船上,驾驶着鬼船在大海上兜圈子,海图上的航线都是一个又一个重复的圆圈。据说中国的南海舰队就曾发现过这样一艘怪船,不过这只是部队里的传闻,谁也不好说是真是假。所以我一眼瞅见镜中水波光影中,多出一个戴了块金表、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脑子里先人为主,首先闪现出一个念头:“在玛丽仙奴号沉船中果然有个船长亡灵。”他就是快被鱼啃没了断臂的主人,他的金表都被胖子捋去了。

船长的幽灵似乎趴在古猜的背上,遮住了他的龙户文身,镜中这一幕让人寒毛倒立的情形非常短暂,也就在一晃之间,可能除了我之外谁都没能注意到。我心中猛然一震,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带动身边水流,那镜中的鬼影也因水波紊乱,被搅得模糊不清了。

驱鲨剂被海水迅速化去,以及我们在沉船中无缘无故地遭到鲨鱼袭击,可能都和玛丽仙奴号船长的幽灵脱不开干系。我想要让其余的人注意到这一危险的情形,可没等我接下来再做出别的举动,便有一条体形细长的青鲨。从堵住船体窟窿的桌面下溜了进来,兜头撞在了Shirley杨身上。青鲨体形虽小,可在水下被它咬上一口谁也吃不消,Shirley杨正按着那块木板,见青鲨蹿到近前,只好闪身去躲。

我见青鲨如影随行般迫咬Shirley场,狭窄的舱室之中,我们四人几乎是摩肩接踵,躲得开第一下也躲不开第二下,我只好和胖子分别拔出潜水刀,朝着从身前游过的青鲨刺去。但人在水下行动缓慢,如何刺得到灵活异常的青鲨,那青鲨行如闪电,从两柄插落的潜水刀下快速穿过,眼看着就要一口咬住Shirley杨的肩头。

Shirley杨退到墙角,室内狭窄无法使用鱼枪,只得拔出潜水刀倒握在手里,准备跟游过来的青鲨硬拼了。在这危险万分之际,古猜霍地挺身向前,那青鲨游动速度虽快,龙户在水中的身手更快,手中刮蚌屠龙的龙弧短刃递出,将游向Shirley杨的青鲨截个正着。铸满鱼龙麟纹的青铜弧刃,虽是称为短刃,实际比斩鱼刀小不了多少,连柄带刃,也有成人的半条手臂长短,刀头宽阔弯曲,非常锋利,利刃寒光闪现,刀锋到处,顿时刺入青鲨体内,污浊的血液滚滚冒出。

那青鲨甚是凶悍,虽然被利刃几乎戳了个对穿,却并未当场毙命。它吃疼后垂死挣扎时的力量奇大,这时就算我和胖子加上古猜三人一同出手,在水底都按不住这条体形不大的鲨鱼。只见它身躯翻滚,拼命扭动起来,古猜也当真是海上的蛮子,到了这时候还不肯撒手放开短刀,身体也被青鲨在水中甩了起来,人和青鲨都撞在那面大镜子上,将镜面撞得粉碎。古猜趁机揪住鲨鳍,抽出龙弧刀,手起刀落,又接连在青鲨鳃上连戳了数刀,一股股的血水涌动起来,那凶恶的青鲨拼命扭了几扭,终于失去了生命的鲜活力量,软塌塌地死在龙户古猜刀下。我见古猜屠鲨的手段利索至极,这绝对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不是现今一般蛋人所能及,心想算你小子够狠,眼瞅着沉船外的鲨鱼越聚越多,区区一道木板根本阻拦不住,只好先将那死掉的青鲨尸体扔出去让它们自相残杀。看来这间船长室是没办法再待下去了,而且困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对我们越是不利,趁着水肺尚且充足,只好到沉船中再寻出路。舱内的镜子完全破碎,我也顾不上再去考虑这船中是否真有船长的亡灵,但可以肯定黏在古猜文身上的黑色海水非同寻常,必须尽快想办法帮他摆脱掉。我对众人指了指船长室的舱门,大伙都知道舱门外的通道里,有条体形硕大的巨鲨在游荡,不知它是被困在了里面,还是特意钻进来猎食,总之它的存在,对我们是一个绕不开的障碍。一旦决定夺路而出,我便抓过地上的鱼枪来至门前,胖子携带着探照灯和破拆器紧跟在我身后,Shirley杨拿了另一把鱼枪断后。我们这伙摸金校尉彼此之间互有默契,不需过多交流,便已经展开了可进可退、互相依托的队形,只有古猜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愣头愣脑地不知该干什么,Shirlev杨只好把他拽到自己身后。:身后的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他们已经准备就绪,就用肩膀顶开舱门,人没出去之前,就把“斯克巴普罗”深水鱼枪探了出去,枪头所指,全是幽暗的海水,舱外通道中的那条大鲨鱼不见踪影。我侧身探出头去,身后的胖子跟着举起探照灯,向通道远端照了一照,死水沉寂,没有任何动静。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b5.io/xs-1690/112.html